价值总述

量旷的“房地产价值理论”,研究对象是上海和上海周边的商品房,理论依据主要是马克思《资本论》和宋鸿兵《货币战争》。

因此,量旷的“房地产价值理论”只对上海和上海周边的商品房有效,其他区域和其他产品请谨慎参考;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内地商品房和上海的房改房,以及其他国家的房地产,都不可以盲目运用量旷的“房地产价值理论”。量旷要求笔者再次提醒人们: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决支持党和国家提倡和鼓励的事业,绝不自以为是去炒作和投机;任何自以为是造成的损失(包括经济损失和法律制裁及道德谴责),均与量旷无关。

量旷的“房地产价值理论”指出,上海和上海周边的商品房,具有最少六大价值,即:劳动价值、使用价值、交易价值、货币价值、债权价值、资本价值。

(一)劳动价值

劳动价值就是通常所说的成本价。比如土地1元/平方米+原材料费300元/平方米+人工费2000元/平方米,合计就是2301元的成本价,即2301元的劳动价值。这样看来,上海陆家嘴的商品房和南通某镇上的商品房,只要土地价格和原材料价格以及人工费用都保持一致,劳动价值就是一样的。

众所周知,“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南通某镇上的商品房的原材料费和人工费都跟上海陆家嘴相差无几,但土地价格却是天壤之别——商品房的土地供应价格成为了决定商品房劳动价值(即成本价)的最主要因素。

(二)使用价值

一方面,人们在购置商品房时,要看商品房本身的建筑质量、规划设计、使用年限、户型结构、交房时间、容积率、绿化率等整体参数,也要看通风、采光、装修、楼层等具体参数,还要看学区、交通、医疗、金融、商业、户籍等配套参数,更要看这些参数是不是适合大多数人的使用需要……这些都是商品房的普遍使用价值——商品房的普遍使用价值越高,相应的成交价格也就越贵。

另一方面,同样一套商品房,也可以为不同的人创造不同的使用价值。比如同样一栋写字楼,A公司因为这个办公场所而日进斗金,B公司则有可能入不敷出;同样一栋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ios,C家庭储蓄了大量的黄金、白银、钻石、玛瑙、丝绸、香料等财富,D家庭则只是摆满了红木家具和一些必备的家庭用品;同样一套高层住宅,E家庭的主人翁在附近上班年薪百万,F家庭却是为了孩子上学而培养出一位杰出的科学家……这些都是商品房的特殊使用价值——商品房的特殊使用价值越高,相应的成交价格就越便宜。

因此,智慧的人们通常购入特殊使用价值高、但普遍使用价值不是很高的商品房。

(三)交易价值

商品房之所以被称为商品,是因为它是可以交易的标的物。既然商品房可以交易,它就有交易价值。需要指出的是,商品房和普通商品的交易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正是因为与普通商品的交易方式不同,商品房的交易价值形成了自身特有的规律性:

1.交易价值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因为商品房的成交总价主要受劳动价值和普遍使用价值的影响,又因为劳动价值和普遍使用价值都是长期处于变化之中,所以商品房的成交总价也是不断变化的。比如陆家嘴20年前总价20来万的商品房,如今总价就要2000多万。

2.交易价值随着预期的变化而变化。

花3000块钱买一部手机,用过几年后想换个新的,旧手机回收大概值300块。人们购置商品房,特别是高层住宅,也不可能住一辈子,过几年总是要换房的。但是,跟手机不一样,使用五年左右的商品房,首付30万买来的时候总价100万,是绝对没有人愿意低于100万卖掉的,一般200万左右才考虑出手。

3.交易价值随着杠杆的变化而变化。

因为商品房的交易方式并不要求全款支付,而是鼓励按揭贷款支付,所以一套总价100万的商品房首付两成就只需要支付首付款20万就拿到房子。比如陆家嘴20年前总价20来万的商品房,很多业主当时只是支付了不足2万元的首付款,也同样享受着如今2000多万的出售价格。

综上所述,商品房的交易价值主要受时间和支付方式影响:随着时间的发展,商品房的劳动价值和普遍使用价值变得越来越高,商品房持有者的价格预期也越来越高,相应的交易价值就越来越高;出售价格不变的情况下,支付方式越灵活,买入价格就越低。

因此,智慧的人们通常购入使用价值极高的商品房长期持有,也购入劳动价值和普遍使用价值快速增长的商品房用作数年之后置换,并选择支付方式更灵活的商品房。

(四)货币价值

因为商品房和其他普通商品具有不同的交易价值——普通商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折旧贬值(包括美元、欧元、人民币等法定货币,也具有贬值的刚性需求),商品房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导致劳动价值和普遍使用价值不断增加,最终成就了交易价值的不断膨胀——所以商品房占据了货币属性,形成了商品房特有的货币价值。

打个比方,十年前的100元人民币可以作4个老头一天的生活费,一套总价100万元的商品房,就可以作4个老头1万天(27年)的生活费;十年后的100元人民币可以作1个老头一天的生活费,当时总价100万元的商品房现在价值400万(假定房价每5年翻一番),还是可以作4个老头1万天(27年)的生活费。而如果当时是存款100万元,现在就只够养活1个老头27年,其他3个老头可能要饿死了;而如果当时只有25万的首付款,当时只够养活1个老头27年,现在却可以养活4个老头27年了。很显然,这一来一回,一买一卖,十年光阴掐指一挥,有的人败光了3个老头的养老钱,有的人却多得了3个老头的养老钱,实际上是6个老头27年生活费的差距;唯一不变的是,如今的这套商品房,还是之前的那套商品房——商品房的货币属性尽显无余,商品房的货币价值恒久不变。

再打个比方,十年前价值100万的商品房,拿到银行抵押就可以马上拿到70万现金;而这套商品房十年后已经价值400万,拿到银行抵押就可以马上拿到280万现金。纵使物价上涨400%,现在的现金还是可以买到当年的现金能够买到的商品(或服务)。而且,在普通老百姓这里,除了商品房之外,还有什么可以拿去银行抵押就可以马上拿到现金呢?由此可以看出,商品房是老百姓随时可以变现的硬通货币,商品房的货币价值属性发挥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五)债权价值

如果商品房的价值用人民币或者其他法定货币作尺度来衡量(事实上,这是法定基础,也是人民百姓参加劳动创造价值的基础,更是社会生产生活的价值基础),商品房就会随着土地增值和配套越来越好而变得更有价值,也会随着通货膨胀的刚性需求发展而变得更有价值。也就是说,上海和上海周边的商品房,其价值增加是毋庸置疑的,而不管业主是谁,也不管物权归谁,未来总会有一笔不菲的价值进入商品房的价值体系。这正如马太定律: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这一笔巨大的财富,是明明可知的,是未来必定可以实现的现金流,而且是不需要亲自参加劳动去创造的,是白白地得来的——与其说这是恩典,不如说这是债权。这是一份契约,正如“在生命簿上的得永生,不在生命簿上的必灭亡”一样。商品房的业主就是这未来巨大财富的索取者,是债权人;而如果不是商品房的业主,就不具有这笔财富的索取权,不是债权人。

因此说,商品房的债权价值是永恒的,不因债权人的改变而改变。

(六)资本价值

众所周知,货币贮藏者是发狂的资本家,资本家是理智的货币贮藏者。资本家并不轻视已经获得的利润,但他的目光却总是盯着未来的利润。他的目的不是取得一次利润,而是谋取利润的无休止的运动。

伟大的无产阶级通过出卖自己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时间来获取微薄的货币(这里指美元、人民币等法定货币),再用货币去换取必须的日常生活用品,以维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平凡生活。一些更有智慧的伟大人民,靠勤劳多得了货币、靠节俭少花了货币,逐渐成为货币贮藏者。一些更有理智的货币贮藏者,又发挥他贮藏货币的优势,先用货币低价买入商品,再把商品高价卖出换得更多货币,成为了理智的货币贮藏者,即资本家。

资本家手里的货币,即资本,它是生生不息的:先是通过资本家贮藏货币而离开流通领域,再通过低价购买商品而进入流通,接着在保存自己、扩大之后高价卖出商品,从而获得更多的货币资本,最后再进行下一轮循环。也就是说,资本,就是不断增大的价值。

从商品本身来说,商品房周边的配套是越来越好的,其使用价值就必然越来越高,土地价值也越来越高,商品房持有者的价值预期也越来越高,因此说商品房的价值是必然越来越高的,是不断增大价值的,商品房具有资本的本质属性,商品房具有资本价值。

从货币的价值手段来说,法定货币本身具有天然的膨胀和贬值的刚性需求,商品房作为不动产,其交换价值不会因为法定货币贬值而贬值;相反,相对于法定货币来说,商品房还形成了增殖。也就是说,随着法定货币的不断贬值,商品房的价值就不断增大。因此,商品房具有资本的天然属性,商品房具有资本价值。

简而言之,商品房的资本价值,是说商品房本身是不断增大的价值。即使伟大的无产阶级无法理解,伟大而智慧的货币贮藏者也不得其门,只有伟大而智慧还理智的资本家才明白,也不会影响到商品房表现其资本价值。